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忘记密码?
注册帐号 在线排版 加入收藏 网站导航 TAG标签
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大发快3-有奖征文,原创文学网征文
大发快3
  • 思源 说:请输入心情内容!!!
  • 元苑 说:请输入心情内容!!!
  • 恩宇 说:呵呵!!!
  • 寒千古 说:【西江月】 入月仲秋兴庆,玉盘静注吾窗。借芒明月夜!!!
  • 清香荷韵 说:大家好,我是清香荷韵!!!!
  • 胸无识 说:请输入心情内容!!!
  • 胸无识 说:请输入心情内容!!!
  • 素手挽青丝 说:你的衣角是我留不住的忧伤!!!
  • 丹心汗青 说:我说,我想回来,还回的来吗?!!!
  • 袋鼠 说:请输入心情内容!!!

畸形

时间:2014-11-20 11:05来源:大发快3-原创文学网 作者:傻丫头逐梦 点击: 次 -[收藏本文]


       前不久,李峰在外地煤矿打工的堂兄在一次塌方事故中被夺去了生命。因为当时李峰正在南方出差,堂嫂就在她娘家弟弟的陪同下,去了堂兄打工的那个偏远山区的煤矿。听说表嫂顺利地领到了一笔六十万的抚恤金,就把尸首不全的堂兄葬在了煤矿当地的烂坟岗子上,连个骨灰都没带回。更可气的是,堂嫂没用上一个月,就拿着这笔钱领着八岁的女儿投奔了八十里外的一个相好的去了。听说堂嫂在镇上买了楼,还给相好的买了辆出租。为此李峰的伯父气得大病了一场,非要当记者的李峰好好用笔杆子在报纸上鞭策一下儿媳妇的丑恶嘴脸。
       李峰却有自己的想法,他觉得他的堂嫂固然可恶,但是一个偏远山区的小煤矿能有这么大的魄力慷慨支付了一笔笔数目不小的赔偿金 ,这里面一定有名堂。因为他听说,那次塌方死了十多个工人呢。还听说小煤矿的老板对前去的死者矿工家属,是好吃好喝好招待,对他们提出的要求有求不应。才使赔偿金从最初的每人四十万涨到了每人六十万。堂兄在矿上才干了一年多,却往家里寄回了六七万。所有这些都让李峰敏感的神经像猎狗闻到了猎物一般,紧张而兴奋。
       李峰终于从主编那里申请了七天假,他答应主编一定会给他带回来一篇精彩的新闻稿。他回到家,简单装了两件换洗的内衣裤,带上纸笔,牙具。又给媳妇打了个电话,说报社临时派他出差,得四五天才能回来。然后就急匆匆地去火车站赶下午四点多的那趟火车。
       第二天早上七点多钟,李峰在一个不大的小火车站下了车。在那小站附近又转乘了一辆到煤矿去的大客车,经过八个多小时的颠簸,大客车终于驶近了矿区。时值初冬,车窗外光秃秃的山体让李峰看着触目惊心。矿区附近绵延了数十里的山体是满目疮痍。废弃的露天小煤矿到处都是,一堆堆被挖掘的灰黑色的粘土,一座座隆起的煤石山,让他心里隐隐作痛!这都是国家不可再生的宝贵资源啊,在这里却被这些无知的山民肆意挥霍。怎不让人气愤!那一大片一大片堆的有一人多高的原煤场子,还有正在施工的井架和轰隆隆的机器声音,以及三三两两在地面上工作的煤炭工人,都让李峰的内心极度的不舒服。这些都在提醒他这不是标准作业的煤炭开采,是非正规的国家煤矿。
       客车终于钻进了一个标有xx煤矿的拱形建筑的大门,然后驶入了一条繁华的街道。宽阔而平坦的水泥路两边,是一排排整洁的米色楼房。临街两侧是一家挨着一家的店铺。有饭店,旅店,发廊,浴池,小商店。李峰细心地观察了一下,这条街的发廊居然不下几十家。这让人有点匪夷所思。这矿上有那么多的人要理发么?
       客车在一个饭店门口停了车,说是终点站到了。李峰跟售票员打听,这是否是矿区中心。售票员很热情,回答他“是呀”,还问他去哪个煤矿。李峰奇怪道:“你们这有很多煤矿么?”
        “是呀,我们这的煤矿,都是私人企业。全矿大大小十多家采煤公司呢。别看这矿区不算大,家家富着呢!这里的生活水平不次于繁华的大都市。不信你在这住两天,到处逛逛,你就知道了。”
       东北的冬天,天黑得早。才下午三点半,天色渐渐有点暗了,李峰想找个旅店先安顿下来。他走了好几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住店不按人收费,按间收费。普通房间,有洗浴设施,有电视,一张双人床,住一晚六十;高间,有洗浴设施,有电视,有电脑,一张双人床,每晚八十。看来自己想节省是不可能了。李峰不想再走了,就拐进了一家叫“悦来”的旅店。负责登记的是一个中年女人,身材有些发福,脸上总是笑眯眯的,看上去很和善。李峰要了二楼一个临街有窗的房间,每晚八十,又预付了二百押金。他问胖女人:“这的旅店为啥没有大众间呢?”
       胖女人笑道:“因为来我们这的都是包单间的客人。你这是来得早,要是等天黑了,我这单间也许不一定有了呢。”
       “生意这么好啊?”李峰有点不相信,这么个不算大的矿区顶多也就三四千人口,哪来那么大的客流量。他认为这女人吹牛,笑着摇摇头,然后拿着识别卡上楼了。
       李峰洗簌了一番,人看上去精神了不少。此时窗外天已经黑下来了,窗外的路灯和街上的霓虹灯如盛开的繁花,照亮了整个夜空。他的肚子早已经在唱空城计了。他匆匆下了楼。
       那个看上去像老板娘的女人正坐在吧台里,开着电脑,看韩剧。见李峰下楼了,一叠声地喊着一个叫“燕子”的服务员,把大厅里的圆形吊灯和门外的霓虹灯打开。燕子看上去十八九岁,年轻漂亮,身材窈窕,这让李峰不由地多看了她两眼。“燕子”没有忸怩,大大方方地朝他点点头。李峰对她有了几分好感,开口问道:“姑娘,这附近可有干净实惠的饭馆?”
       燕子把他送到旅店门口,指着对面街不远处的一个挂着“十里香”牌匾的饭店说,“看见没,那个十里香,那的菜码大,口味好,还实惠!”
       推开“十里香”的大门,只见宽敞的方厅里坐了不少人。靠窗的八九张方桌已经有客人了,只有靠里还有几张桌子空着。李峰由一个年轻的服务员领着,坐到了墙角一张不显眼的长条桌上。随后服务员拿来了菜单和一壶茶水,把桌上的杯子倒转过来,给他续上了一杯热茶。李峰点了一个砂锅豆腐,又点了一个地三鲜,要了二两小烧。然后慢悠悠的喝着茶水,打量起店里的食客来。
       来这吃饭的大多是男人,每张桌上最多三四个人,听口音却是哪的人都有。李峰心里一动,莫非这些都是来此处挖煤的外地工人?他支棱起耳朵。果然靠近第三个窗户的那张桌上,有个河南口音的人在侃:“我这个月开了八千!我给老家的婆娘汇去了六千,让家里的老人孩子跟着高兴高兴!咱虽然累点,总算在村里给爹妈长了脸了,我那村里恐怕还没有谁一个月挣过这么多钱呢!”
       另一个辽宁口音的人说:“那你得感谢我!要不是我当初拽着你出来,你上哪挣这大钱去!虽说咱是脑袋别在裤腰上干活,但是哪有那么巧就让咱碰上倒霉事哩!”
      “就是,塌方的事一年能有几回啊,现在上面对安全也抓得紧了。”一个东北汉子接茬。
       “就是!上回是该着李东他们组倒霉!咱老板不也挺够意思么,把那些死者家属打发的乐呵的么。那叫六十万啊!”
       李峰刚把菜夹进嘴里,听到李冬二字,好悬没噎着。他放下筷子,想静听下文。
       “嘘!”辽宁人往四下瞅了瞅,然后小声说:“公众场合咱不议论这种败兴事!弄不好咱会卷铺盖走人的!”
       李峰好像有点失望,他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接着李峰听见那辽宁人带着调侃的语气问河南人:“那你留下的两千块预备咋花啊?”
       东北汉子:“还能咋花,一定是去找娘们!”
       “去你的!谁像你,骚杆子!”河南人骂声一落,惹起一阵哄笑。
       隔了一会儿,那个辽宁人压低嗓音:“你们知道么?小雨发廊来了个江浙妹子,长得那个白净,皮肤嫩得恨不能掐出水了。那女的奶子大,屁股圆,要多风骚有多风骚。要是让我睡一晚,多花几个也值了!”
       “切,你舍得老毛头?听说那小娘们上一回得二百,包宿最少得八百呢!”东北汉子取笑。
        “咋不舍得!难道像铁公鸡李冬一样,活着啥爱好没有,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他用自己的命换了六十万,又咋样呢?他自己的爹妈没捞着一分钱,倒是便宜了自己的小媳妇,拿着去倒贴相好的了。你说冤不冤!所以啊,人活着该乐呵就得乐呵!不然你死了,牙缝里省下的钱还不知道是谁的呢!”辽宁人的一番话,让桌子上的人安静下来。
      不一会,他们散了。只听见有人问:“一会你真去发廊打小姐啊?”
       “去,干嘛不去!你们要是不舍得玩贵的,发廊不有便宜货么,五十元就能让你们舒服了!”
       李峰想跟出去,可摸摸饿的咕咕叫的肚子,又看看刚上来的酒菜,就又坐了下来。他招招手,刚才那个给他倒茶水的服务员走了过来。李峰指指刚才走的那几个矿工,问她知道是哪的么。服务员笑着说:“他们啊,是531点上的,是我们这的常客,其中有两个是老矿工了。”
       李峰接着问:“你知道他们的名字么?”
       服务员警觉地看看李峰:“你问这干什么?”
       “哦,我是辽宁人,也是来打工的。可是投奔的一个挖煤的老乡换地方了,我没找到他。我看刚才那个桌上的有个人像辽宁人,当时没敢问。我想要是实在不行,就求求他去。俗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么!”
       “这样啊。”服务员打量了他一下,听他说话的口音还真是有点辽宁味。就告诉他,“他大名叫啥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听别人管他叫侯三,管那个河南人叫楚小山,管另一个叫大周。”
       李峰喝着闷酒,不由得想起死去的堂兄来。堂兄是大伯的独子,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自己小时候就喜欢调皮捣蛋,老实巴交的堂兄没少受他欺负。可堂兄不记仇,有好吃的总是偷着拿给自己。初中毕业那一年李峰考上了县城的重点高中,堂兄没考上就辍学当了农民。大伯家生活本来就不富裕,为了给堂兄说媳妇欠下了一屁股债。堂嫂是个刁蛮媳妇,堂兄在家里没有地位,常常挨堂嫂的骂。为了养家,为了还债,堂兄跟着几个本村的青年,到处打工,舍不得吃舍不得喝的。也许就是因为他常年不在家的关系,堂嫂才红杏出墙的吧。听说堂兄自从到这个矿上挖煤,每月都大把大把的往家寄钱,很是让村里人眼红了一阵。堂嫂的脸上也有了笑模样。可惜只有一年的好光景,堂兄就客死他乡。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要不是为了那每月万八的收入,堂兄也不会干这拿着命去换的辛苦活。想想堂兄今年才三十二,李峰的泪就来了。
       李峰一杯酒就快见底的时候,在他旁边的方桌上坐下了一老一少两个人。这两个人看上去像是父子。只听年长的忧心忡忡地说:“你明天装病请个假吧,不要下井了。这两天我眼皮跳得厉害,总梦见前不久矿难死去的那几个弟兄。这不是啥好兆头。”
        年轻的说:“你什么时候变迷信了?小凤还等着我攒够了彩礼钱,年底回去娶她呢!要不她妈那个老财迷就该逼着她嫁别人了。”
        老者叹了口气:“我宁愿你娶不上媳妇,也不愿你丢了性命。这些天工头光逼着咱出媒撵进度了,安全保障就马虎起来了。昨天我发现坑道顶棚有松动的地方,我担心啊。”
        年轻的不以为然,“你不跟工头说过了么?他不说没事么?再坚持两天,咱就超额完成任务了,咱就会拿到一大笔奖金呢!”
        老者看了年轻人一眼,嘟囔道:“我说啥你都不听!等像李冬他们似的就晚了。想当初李冬找到煤矿老板,说井下有异响,怕有危险,不让工人下井。老板不但没听,还把李冬骂了一顿,说他扰乱人心,煽动工人罢工。逼着李东带着他们组下井,还说有什么事他负责!结果咋样呢?十多个人没一个生还。你以为那些个死者家属拿到了六十万,是老板慷概呢?!那是收买人心,他心里愧着呢!再说人死了,要钱有屁用!”
        俩人的菜上来了,一盘炒豆芽,一砂锅酸菜炖血肠,两大碗米饭。老者闭了嘴,父子俩人闷闷地往嘴里扒拉着米饭。
       李峰结了账,路过爷俩桌子时,他轻轻拍拍年轻人的肩膀:“听老爷子的吧,命比钱重要!人要没了,媳妇照样是别人的了!”
       李峰回到旅店,已经晚上八点多了。他听到走廊里不时有人进进出出。偶尔听到隔壁房间里传来男欢女爱声。他现在明白了,老板娘没有吹牛,每天夜里旅店爆满,大概得感谢那些数以千计的外地煤黑子们,是他们拿着用命赚来的血汗钱领着廉价的发廊妹在这解决生理需要吧。李峰不知道对他们是该同情还是该怜悯。这些人的付出为社会创造了价值,或者更确切地说,为煤矿的私有者创造了巨额的利润。他们在获得自认为优厚的回报的同时,也让生命在金钱的面前,最终做了廉价的牺牲品。
       夜不能寐的李峰打开窗户,扑面而来的清冷的空气驱散了他心头的阴霾。他望着外面闪烁的霓虹灯,脑子里划过堂兄那张沧桑的脸。这里看似繁华的背后所呈现出来的光怪陆离的怪圈,是畸形而肮脏的。他掏出手中的笔,在桌前坐了下来,认真回顾了一天来的所见所闻,并迅速记下了该矿的地点、名称。关于了解内情的那三个矿工和父子俩,他都悄悄地用手机拍了下来。他将继续深入地调查了解……



编辑清婉:生命是父母给的,我们每个人只有一次活着的权利,它也不可能重来,都应该好好珍惜,看完了这篇文章,心里沉甸甸的,虽说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可是命比钱重要,命没了,才是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李峰”用他一路的所见所闻,向我们反映出了煤矿给人带来繁华背后的畸形与肮脏,以及那些拿命换钱者的悲哀事迹,看着让人心酸,作者用细腻的心思与真挚的情感提醒着大家要爱护生命,取之有道,可见其用心良苦,此文特奖励积分300

微信搜索:大发快3文学,每晚八点,有声原创,不见不散!扫描关注吧!

 




分享到:
请点击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让更多人阅读!


此文甚好
(0)
0%
踩一下
(0)
0%

标签(Tag) : 畸形

  







分隔线


发布者资料
傻丫头逐梦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大发快3积分:13140 分 大发快3金币:1582 枚 注册时间:2014-05-12 19:05 最后登录:2015-05-13 1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