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忘记密码?
注册帐号 在线排版 加入收藏 网站导航 TAG标签
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大发快3-有奖征文,原创文学网征文
大发快3
  • 思源 说:请输入心情内容!!!
  • 元苑 说:请输入心情内容!!!
  • 恩宇 说:呵呵!!!
  • 寒千古 说:【西江月】 入月仲秋兴庆,玉盘静注吾窗。借芒明月夜!!!
  • 清香荷韵 说:大家好,我是清香荷韵!!!!
  • 胸无识 说:请输入心情内容!!!
  • 胸无识 说:请输入心情内容!!!
  • 素手挽青丝 说:你的衣角是我留不住的忧伤!!!
  • 丹心汗青 说:我说,我想回来,还回的来吗?!!!
  • 袋鼠 说:请输入心情内容!!!

一把干的玉米苗

时间:2015-03-15 15:32来源:大发快3-原创文学网 作者:云辉 点击: 次 -[收藏本文]


作者用简练的语言讲述了上世纪60年代,集体农业时期的那个特殊年代里,一个小山村里发生的小故事。女主人公白燕在参加集体劳动的时候,因为父亲突然来家,慌忙中把生产队里的干玉米苗背回了家……并因此而引发的一些让人啼笑皆非,又倍感心酸的事。作者叙述直白,人物关系清楚,故事也很简单,读来轻松中又让我们对于那个特殊的年代有着自己的思考,问好作者,感谢赐稿大发快3,此文奖励金币30,积分100。【编辑:青鸟】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这是中国的一个集体农业时代,在乡村,每村分成若干个队,每队按男女的年龄划分工分,每月月底到生产队里领取粮食。像干玉米苗、干辣椒苗、稻草,以户进行划分。
  
  这是一个偏僻的山村,全村只有六七十户人家,分为三个生产队。此时已到收割的金秋时节,二生产队里的粮食全部收割完毕,只剩下干玉米苗没弄回队里。今早,一个叫白燕的农村妇女在生产队里做事。突然有人告诉她,“你爹(白赟)来了。”白燕费尽七嘴八舌向生产队队长请了个假后,背着一把干的玉米苗急忙地向自家的方向走去。
  
  “爹,您来了,我刚才在生产队里做事呢,有人告诉我您来了,我向队长请了个假,就急急忙忙地回来了。”白燕背着一把干的玉米苗,气喘吁吁地对着门槛上的白赟说道。
  
  “我刚坐到门槛上,你就回来了,一定累坏了吧?”白赟问道。“没呢,没呢。”白燕放下背上的一把干玉米苗,擦了擦身上的汗回答道。白燕急忙把白赟领进家门,白赟坐在一张长板凳上说:“我今天来你这里,是给你来修房顶的,上次你妈来你这,看到你的房顶破了,没修。今天在家里,我正好闲着,过来给你修一下房顶。”说完便喝了一口茶水,背着梯子,正准备上房顶。白燕从房子里,急忙出来。“爹,您大老远地走来,还是休息一会儿,再修房子吧。”
  
  “不了,不了,我今天要给你修好房子,不然你们今晚不好睡觉。”白赟回道。
  
  “爹,那您小心点哈,今天修不好没事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白燕对白赟说道。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你也去生产队忙吧,等会别人讲你的闲话了。”白赟回道。
  
  白燕听了白赟这样说,便拿着扁担跟一条棕绳,向生产队里走去。在修房子的时候,白赟看见天像要下雨的样子,猪栏里没有一点干的稻草,两头一百多斤的猪在猪栏里乱转。想起今天白燕回家时,背的那一把干的玉米苗,白赟以为是生产队分给白燕的玉米苗,就急忙地下了梯子,把一把干的玉米苗全扔进了猪栏里,然后又上梯子修破烂的房顶了。白燕忙碌了一天后,疲惫地回到家,给修了一天房子的白赟做饭。吃晚饭时,白燕想起了,今天听到爹来了,自己急急忙忙地回家,忘了把那一把干的玉米苗背到生产队的房子里,而背到了自己的家里。于是白燕焦急地对白赟说:“爹,您先吃饭,今天我回家太急,忘了把那把干的玉米苗背到生产队里的房屋里,而背到了咱们家的房子里,我得急忙背回去,不然别人会说我是偷来的。”
  
  “啊!那把玉米苗,不是队里分给你的?”白赟问白燕。
  
  “不是,不是,生产队里,今天才开始弄干玉米苗的,要过几天才会分给大家。”白燕回答道。
  
  “啊!我看见你的猪栏里没有一点干的地方,猪在四处乱转,又看了看,天要下雨的样子,我以为那把干的玉米苗是生产队分给你的,我就把它全部扔进猪栏里了。”白赟说急忙说道。
  
  白燕听到白赟把那把干的玉米苗扔进了猪栏里,似晴天霹雷,顿时“啊”的一声,放下手中的碗筷,急急忙忙地跑到猪栏,见两头猪在干玉米苗上,睡得正香。干净的干玉米苗大部分邋遢了,不能再拾起送到生产队的房子里去了。
  
  “燕燕,要不要我向你们生产队队长,去解释一下?”白赟问。“不用了,不用了,去解释,谁会相信咱们,我了解他们的人心的,还是能蒙混过关,就过吧,不能蒙混过关,到时再算吧。”白燕叹了几口气回道。送白赟回家后,白燕在一盏煤油灯下发呆。心里在想,要是队长知道了这件事,会怎样,心里很慌忙,一晚上没有入睡。
  
  翌日,生产队队长,在清理干玉米苗的时候,发现少了一把,于是勃然大怒。立即召集队里的所有成员,大声道:“有贼了,有贼了,今天我在清理干玉米苗的时候,发现少了一把,这种事,以前没有发生过,就昨天发生了,本队长一定要把这个贼,揪出来,一定严惩不贷。”队里的人,你看我,我看你,个个说没有偷那把干的玉米苗,白燕也说没偷,因为在她心里,她不是偷。队里的人都说没偷,队长瞪起豹眼说:“我们今天到各自所住的地方查看,发现是谁家偷的,我就要弄死谁家。”
  
  大部分的人家都查了,最后查到白燕家,队里的人员看到白燕家的猪栏里,有新鲜的干玉米苗,便问白燕,这新的玉米苗是从哪里来的弄来的。还未等白燕回答,生产队队长,就肯定地说是白燕偷了生产队里的干玉米苗。“这不是我偷的,我昨天在地里干活,听说俺爹来了,一时着急把一把干的玉米苗背回家了,俺爹以为是队里分给我的,就把这把干玉米苗扔到了猪栏里,后来我才知道,可已经给猪弄邋遢了,所以我才没弄到队里的房子里了。”白燕委屈地说道。“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现在这一把干的玉米苗都在你家的猪栏里,你还敢狡辩!”队里几个年轻力壮的人对白燕说道。“你竟然敢偷干的玉米苗,我们过几天,就到你家来杀猪。”生产队里的人员齐说道。“不能杀,不能杀,这猪不是我的,是我婆婆养的猪。”白燕焦急地说道。队里的人没有理会,随后就散了。
  
  白燕没敢跟年过耄耋之年的婆婆钟氏讲,在闷闷不乐中,去找了白赟还有很多人来说情,结果都没有用。
  
  几天后,生产队队长召集队里二十多名人员,磨好杀猪刀,浩浩荡荡地来到白燕家。此时白燕正在跟钟氏吃饭。“你们背着刀来我家干吗?”钟氏惊讶地问生产队队长。“我们来你家杀猪!”生产队队长怒喝道。“白燕猪栏里的猪,是我的,我没答应要卖猪呀。”钟氏惊讶地说。“没错,没错,你是没答应卖猪,但生产队里的一把干的玉米苗,被你家白燕偷了,扔进了猪栏里。”生产队队长阴险地笑了笑说道。
  
  “不就是一把干的玉米苗,大不了,在队里的干玉米苗,我家今年不要了,如果还不行的话,我叫白燕到别的队里,买一把干的玉米苗,还给队里。”钟氏温和地说。
  
  “不行,不行,你家白燕是在队里偷的,如果这样的话,对不起大家,如果大家以后都这样的话,我以后还怎么管理队里的事,我就要以这次盗窃来告诫大家,不能随便动队里的东西。”生产队队长带点得意的样子说道。
  
  “看在我这个老太婆养几头猪,不容易的份上,你们就可怜可怜我,原谅这次吧,一把干玉米苗,也不至于杀猪吧。”钟氏边哭边说道。
  
  “你再这样说,信不信,本队长,每月都不给你家粮食吃,你看你家的猪养得胖嘟嘟的,肯定在队里偷了好多粮食。”生产队队长怒喝道。
  
  “我们没有到队里偷粮食,也没有偷干的玉米苗,你没有证据,就不要乱说。”白燕委屈地说道。
  
  “你再说,再说,我就不给你家发粮食吃,让你家去讨乞。”生产队队长喝道。
  
  白燕跟年事已高的钟氏,被吓得嘴巴紧闭。生产队队长跟队里的成员,提着杀猪刀,到了白燕家的猪栏边,看着两头肥嘟嘟的猪,个个嘻嘻笑。而猪在栏里乱转,它们看见一把把尖尖的刀,就知道,自己活不了了。队里的人员推开了猪栏门。两头肥猪直奔队里的人员而来,像是对他们这种行为不满表示抗议。由于人员太多,不幸的两头猪活生生地被队里的人员屠杀。白燕跟钟氏心里的如刀割,眼泪簌簌而下,顿时湿透了整个衣襟。年迈的钟氏一时受不了这么大地打击,晕了过去。朦胧中听见刮猪毛的沙沙声和霍霍的剖解声。钟氏醒来,看见队里的人,带着小孩在桌子上,狼吞虎咽地吃猪肉,吃饭后,连骨头都没剩,全打包带了回去。
  
  钟氏再次受不了这样地打击,又一次晕了过去。第二天清晨,年过九旬的钟氏拿着工分簿、蛇皮袋,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到队里领取粮食,生产队队长不给钟氏粮食,说是杀猪,惩罚不够,要断粮。钟氏哭哭啼啼地回家后,一病不起。白燕看到生产队里的人做的事如待禽兽般,便处处求人写报告给上级,可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告诉白燕,报告的格式怎么写,在万般无奈下,只读过一年级的白燕没有讲究格式,以《一把干的玉米苗》为题目,一五一十地写了上去。
  
  半月后,生产队里的成员受到了相关法律的教育,给了白燕与钟氏相应地补偿,队长受到了撤职与拘留。
  
      文/云辉   QQ:2283101344
 

微信搜索:大发快3文学,每晚八点,有声原创,不见不散!扫描关注吧!

 




分享到:
请点击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让更多人阅读!


此文甚好
(1)
100%
踩一下
(0)
0%

标签(Tag) :

  







分隔线


发布者资料
云辉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大发快3积分:4160 分 大发快3金币:615 枚 注册时间:2015-03-02 21:03 最后登录:2016-01-09 1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