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6 13:48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狗獾掘洞而居,夜间行动,被列为上海市级重点保护动物。(IC Photo/图)
(本文首发于2019年11月21日《南方周末》)
为什么不把学校建在南边而保留狗獾的家?一位曾参与过项目的设计专家猜测,关键在于建设用地指标。该地块原本是个半废弃的培训中心,土地性质属于建设用地,不需要建设用地指标的狗獾却占据着最为稀缺的资源。
“我们对野生狗獾迁移的经验不足,要想迁移好需要花较长时间研究,但建设项目要求的工期都很急,这就会有一些矛盾。”
上海“土著”动物狗獾最近成了“拆迁户”。
狗獾广泛分布于欧亚大陆,掘洞而居,夜间行动,被列为上海市市级重点保护动物。狗獾也曾在上海广泛分布,但由于栖息地缩小、破碎化和人为捕猎等原因,据媒体报道,上海狗獾仅有30只左右,如果要自然繁殖并保持稳定地生存,专家表示至少需要500只。
距离上海市市中心人民广场约50公里的奉贤区庄行镇竹林培训中心(以下简称培训中心),看似平常的院子里生活着至少12只野生狗獾,专家评估,这可能是上海郊区最后或是最大的一个野生种群。
不过,这里正计划投资5.46亿元,新建一所奉贤世界外国语学校(以下简称“奉贤世外”)。世外是上海家长圈的名校,包括世外小学、嘉定世外、金山世外等。根据奉贤区发改委批复,这里将建幼儿园和小学到初中的九年一贯制学校。
目前,培训中心的旧楼已被推平,但由于狗獾的存在,建设已经暂停。究竟是狗獾为学校建设搬家,还是学校为狗獾另择校址?在上海这座大都市里,野生动物何以为家?
事先不知道这里有狗獾?
语文课文《少年闰土》提到了偷吃西瓜的猪獾,而狗獾则是它们的近亲,两者同属于食肉目鼬科动物。
俯瞰庄行镇竹林培训中心,该中心呈T字形。横线以北,是交错的农田和水塘,竖线和横线交错的直角处,是两大片农田。培训中心四周由高墙和栏杆阻隔,南边的大门有保安值守。院子里的小秘密只有当地人才知道。“狗獾像狗一样,面孔长、下巴小。还有猪獾,像猪,面孔圆圆的。”提起狗獾,保安和周边很多村民都表示见过。
庄行镇竹林培训中心俯瞰和大致边界图。(百度地图(沈姝怡绘制)/图)
培训中心最新的动态也为附近村民所知,一位正在菜地里除草的老太太用本地话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里要建一个“英语学堂”。
2018年11月,奉贤区发改委批复了奉贤世外新建工程项目的建议书,包括教学楼、综合楼、食堂、体育馆、运动场、游泳池和地下车库等。
工程进度很快,2019年4月,奉贤区规划和土地管理局公示了学校方案。奉贤区教育局发布了工程招标公告,建设周期为540个日历天。拆迁也开始进行,2019年11月中旬,南方周末记者在院子里看到,培训中心此前的建筑已经夷为平地。
狗獾其实是奉贤区的一张“生态名片”。2007年,上海市林业局启动了“上海地区獾类现状调查及生态恢复”项目,奉贤区林业站等多家机构开展了狗獾重引入项目。2018年6月,纪录片《狗獾》在奉贤开机。
但在和奉贤世外相关的政府公开资料中,没有任何和狗獾相关的信息。选址前,奉贤区教育局是否知晓这里有狗獾?奉贤区教育局宣传科科长魏英秀的答复是不清楚,“不是我们科室在操作,具体情况不太了解。”她也拒绝向南方周末记者提供其他采访对象。
奉贤区绿化市容局副局长蒋卫东猜测,野生狗獾没有划定保护区,区教育局和区重大工程项目建设推进领导小组可能事先不知道它们的存在。据他回忆,建设方在拆除旧有楼房之后迁移树林时,要去奉贤区绿化市容局办理手续,“而绿化局作为动物主管部门知道这里有野生狗獾存在,工程才被制止,然后开始讨论狗獾的保护问题”。
南方周末记者实地探访看到,竹林培训中心入口显眼处竖立着一个蓝色警示牌,写着“禁止捕猎野生动物”标语和刑法对于猎捕野生动物的处罚,落款为上海市绿化局、上海市公安局和奉贤区农委。警示牌字样陈旧,还有小广告的残留痕迹,显然不是近期设立。
奉贤区林业站站长褚可龙对狗獾很了解,他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他所在林业站原本就属于奉贤区农委。最初听到培训中心要建设学校时,他有点惊讶,“那个地方还有一群狗獾呢嘛。”但林业站2018年才并入区绿化局,直到工程开始后林业站才得知此事,此时奉贤世外的设计方案等都已经做好了。
根据环评法和相关条例,学校、幼儿园涉及环境敏感区的,应当编制环境影响报告表,这里所指“环境敏感区”包括野生动物重要栖息地、重要湿地等。南方周末记者分别查阅上海市和奉贤区生态环境局网站环评受理信息公示栏目,暂未找到有关奉贤世外的环评文件。
环评改革之后,环境影响报告表已由审批改为告知性备案,由串联审批改为并联审批。“环评爱好者网”创始人何磊介绍,类似奉贤世外这种情况,环境影响报告表只需在项目投入运行前提交主管部门登记备案即可。
焦点在于用地类型
一位村民对南方周末记者回忆,小时候这里狗獾很常见,当地人抓获卖掉,五块钱一张皮子。“那时候的五块钱可是很值钱的。现在不能抓,抓了要吃官司。”
“原住民”狗獾让建设方感到为难。奉贤世外的项目停工后,2019年4月底,受奉贤区教育局委托,上海自然博物馆组织了一批专业人员调查,形成了调查报告(以下简称报告)。
南方周末记者获得的一份落款为2019年8月的报告初稿显示,通过红外相机观测,这里至少有12只狗獾,对这块栖息地的开发利用需要“慎之又慎”。
为建设奉贤世外学校,庄行镇竹林培训中心原有的建筑已夷为平地。(沈姝怡/图)
2019年6月,奉贤区林业站也组织华东师范大学、上海动物园和上海市野生动物保护管理站等机构的专家召开咨询会。咨询意见提出,“狗獾具有严格的洞穴生活、夜行性活动等生活习性”,“异地迁移费时费力、风险很大”,“如建设方可以异地建设,我们持欢迎的态度”。
不过,异地建设学校的方案并没有被建设方采纳。多位受访者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经过协商,狗獾还是要“保护性迁移”到校址南边一片大约80亩的农田,迁移目的地的名字也已初步确定,叫做“奉贤野生动物教育基地”。
陈辉(化名)是曾参与过项目的设计专家,来到现场之后非常惊讶。他发现竹林培训中心已经很“原生态”,二十多年前种植的树都已经长大,“这么好的环境即使花钱短时间也弄不出来。如果把这里拆了盖学校,再在南边重新建一个生态基地,感觉就像‘拆掉真古董,建设假古董’,这种做法很不生态。”
为什么不把学校建在南边而保留狗獾的家?陈辉猜测,关键在于建设用地指标。该地块原本是个半废弃的培训中心,土地性质属于建设用地,不需要建设用地指标的狗獾却占据着最为稀缺的资源。他建议,可以考虑将原竹林培训中心转化为狗獾栖息地保护区,原有的建设用地指标通过土地规划调整,变更到其他更适宜建设的地方。
在培训中心周边,南方周末记者看到了多个“永久基本农田保护界桩”。上海市的建设用地指标一直非常紧张。2014年,时任国土资源部部长姜大明曾经表示,除了生活用地,原则上不再安排人口500万以上特大城市新增建设用地。
奉贤区庄行镇竹林培训中心西南角,南边是稻田,围墙里树木茂密,是狗獾的家园。(沈姝怡/图)
褚可龙也坦言,培训中心这块地没有划定野生动物栖息地或自然保护区。如果产权所有人一定要开发,作为野生动物保护的主管部门,绿化局也许只能把狗獾迁走。
这不是原住民狗獾第一次遭遇“搬家危机”。1997年,上海市开展野生动物调查,发现庄行镇有大量狗獾洞穴。第二年,奉贤区兴建竹林培训中心,选址恰好位于狗獾栖息地。为了保护这些动物,狗獾研究专家、华东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徐宏发给时任上海市市长徐匡迪写了一封信,得到了徐匡迪的批示,要求做好保护工作。
褚可龙还记得,当时并没有叫停竹林培训中心的建设,而是取了折中方案:不动狗獾巢穴所在的坡地,河岸修成缓坡,让狗獾掉到河里也能爬上来,围墙上留有出入通道,让它们能够出去觅食。
意外的是,培训中心使用率不高甚至接近弃用,加之围墙阻隔、保安看守,这里居然成了狗獾的“世外桃源”。在培训中心的院子里,南方周末记者看到,树木茂密,鸟语花香,水泥路已渐渐被杂草覆盖,很多角落布满了植物,人走不进去。
培训中心使用率不高甚至接近弃用,水泥路上布满了杂草,这里成了狗獾的“世外桃源”。(沈姝怡/图)
虽然竹林培训中心渐渐成为狗獾的秘密家园,研究者也前来调研,但他们心里明白,在寸土寸金的上海,这么一大块空地不可能永远闲置。
2005年,以航空运输业起家的均瑶集团参与了上海世外小学和中学的改制,开始投资教育事业。2016年起,世外教育集团进入高速扩张期,先后在上海郊区开办了青浦、金山和嘉定世外。3年时间新增6所分校,托管学校近十所。奉贤世外还在胶着之时,2019年,宝山世外开始招生,闵行浦江外国语学校已经开工建设。
2018年,奉贤区的地区生产总值在上海市16个区县中排名倒数第四。奉贤世外校址毗邻奉贤区政府所在的南桥镇,距离最近的地铁站8公里,奉贤人也期待名校的光环,能让这半废弃的培训中心重新焕发生机。在奉贤区的《2019年重大工程进度表》中,奉贤世外榜上有名。
迁移效果需要长时间研究
在褚可龙看来,即使这次奉贤世外不建了,也应借助这次机会为狗獾专门建设栖息地,通过法律和规划的形式确定下来,“一劳永逸”,让狗獾不再面临“拆迁”问题。
南方周末记者采访得知,根据目前的搬迁方案,培训中心东边两个狗獾巢穴由于学校要开挖图书馆和操场,需要迁移到南边,西南角狗獾巢穴会得以保留。
据蒋卫东介绍,2019年8月和10月,奉贤区绿化局向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野生动物保护处(下称“野保处”)提交了两稿的迁移方案,都没有通过,计划11月底第三次提交。
没通过的原因是方案只是把迁移目的地设计成一个“小公园”,但野保处认为要有“野趣”。奉贤区绿化局于是邀请了专门从事此类方案设计的专家,专家建议把这里打造成一个生态基地,之前很多思路都需要重新调整。
褚可龙表示,狗獾的巢穴一般建在土坡上,所以需要人工造坡。还要给它们一些水系,要把现有的河道挖深、疏通。此外还要调整土地性质,这方面奉贤区规划和自然资源局正在操作。
上述报告显示,野生狗獾活动区域应尽量远离人口稠密地区,因为它可能存在疫源疫病感染风险。历史上,野生狗獾曾因传播牛肺结核病而被我国长期列为害兽。如果未来学校和狗獾比邻而居,会不会相互影响?
奉贤区规土局公布的学校示意图。(资料图/图)
“学校一下子进去好几千人,晚上还会有一些住校生,对狗獾肯定有影响。另外学校在建设过程中也会有一些强光、震动、噪音等,这些对狗獾影响也很大。”陈辉担心。
原华东师范大学狗獾研究组成员徐循表示,狗獾是夜行动物,而学校活动主要是白天,两者存在一定的错峰。同时狗獾的生活习性是尽量避免和人类接触,所以问题应该不大。“但时间久了,狗獾熟悉那块地方之后,不排除有进入学校的可能性,毕竟狗獾也要出外觅食。”
野生狗獾搬家,国内外都还没有经验。对于这退而求其次的搬迁方案,前述专家咨询意见也提出了谨慎的意见:“我们估计最少2年,也可能需要四到五年或更长的时间。只有经管理部门和有关专家评估确认后,迁移项目才算完成。”
不过,建设方可能很难等待这么长时间。多位受访人士透露,建设方可能会先行修建西边距离狗獾栖息地较远的幼儿园,等迁移方案通过之后,再于2020年4月左右全面开工。
对建设进展项目,两个相关方——奉贤区教育局和世外教育集团都婉拒了采访。世外教育集团办公室一位王姓主任表示,集团比较低调,一般也不接受外界采访。集团旗下的直属校有很多,他们没有单独就一个项目接受采访的惯例。
“我们对野生狗獾迁移的经验不足,要想迁移好需要花较长时间研究,但建设项目要求的工期都很急,这就会有一些矛盾。还是要在妥善保护好野生动物的前提下,才能进行项目建设。”徐宏发说。
生物多样性保护很重要,但保护和发展的矛盾并非无解。日本东京郊外建成了包括狗獾在内的夜行动物行为观察基地,每年都会吸引成千上万的野生动物爱好者。
徐宏发去过那个基地,“基地旁有一座很大的玻璃房子,人们可以坐在房子里隔着玻璃观察这些动物。”他表示,过去谈野生动物的经济价值,主要是皮和肉,现在则主要是指观赏价值。目前国内旅游还是以名胜古迹、自然风光、人工建筑等为主,动物主题的旅游还比较少。“保留这个资源,将来还可以发展动物观赏旅游。如果这些动物都灭绝了,将来就没法发展了。”
南方周末记者 马维辉 南方周末实习生 沈姝怡
沙发
发表于 2019-11-26 14:32 | 只看该作者
查了一下狗獾的图片,还蛮大一只的。 感觉学校还是不要建在这种地方为好,尤其又是野生的。。。。。
板凳
发表于 2019-11-26 14:46 | 只看该作者
比拆迁还麻烦的问题。。。
地板
发表于 2019-11-26 15:07 来自手机浏览器 | 只看该作者
留一点动物的生存空间吧
5#
发表于 2019-11-26 16:31 来自手机浏览器 | 只看该作者
看SW集团的能量了
6#
发表于 2019-11-26 16:38 来自手机浏览器 | 只看该作者
各让一步。
7#
发表于 2019-11-26 17:30 来自手机浏览器 | 只看该作者
是个学校就是名校,和中介的所有房子都是学区房差不多了
8#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6 22:22 | 只看该作者
admin 发表于 2019-11-26 17:30
是个学校就是名校,和中介的所有房子都是学区房差不多了

老大,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南方周末好不容易写了一个有点意思的文章,应该鼓励下吧
9#
发表于 2019-11-26 22:28 来自手机浏览器 | 只看该作者
说实在的 这个项目应该重新做环境影响评估了
10#
发表于 2019-11-27 14:30 | 只看该作者
我们小区里有10几只野生的,算不算为环保尽了一份力?
11#
发表于 2019-11-27 16:00 来自手机浏览器 | 只看该作者
这种动物会不会传什么疾病,好像以前当害兽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千帆网 ( )

GMT+8, 2020-5-26 17:42 , Processed in 0.047585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